分享
2018年08月21日11:51

分享

“人类因梦想而伟大,小梦想为自己而活,中梦想为家族而活,大梦想为社会而活,更大的梦想与新时代共命运,跟‘中国梦’同频共振。致力于以民间力量将一幅‘中国梦’蓝图绘到底,我相信,我们一定会早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2018年8月20日下午,“中国梦想日”及“中国梦想人物榜”的发起人、有“中国梦想学研究第一人”之誉的世界梦想学研究会秘书长陈炜松先生与记者聊起“梦想学”学科及“中国梦”时,铿锵有力,振奋昂扬。

1534823626959708.jpg

“中国梦想学研究第一人”陈炜松

就在一个星期前,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的时间节点上,人民日报连续发布的“宣言”文章再出重磅之作——《改革开放天地宽》,对改革开放这一“二次革命”做出了高瞻远瞩的评判和总结,尤其是对“中国梦”这一伟大理念形成了强有力的分析。

作为每个人成长的动力,民族和国家进步的源泉,梦想一词在我国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备受人们关注。国人也始终心怀梦想,不懈追求,为新时代的中国照亮航程。陈炜松,便是众多人中具有领航意识,并连续五年以民间力量倡导将“11月29日”设立“中国梦想日”,也称“中国梦想节”的那一个。

通古今之变化 创立梦想学

记者:陈老师,您好。恰逢中国梦时代,作为“中国梦想学研究第一人”,您最初是如何想到创立“梦想学”的?

陈炜松:“凡益之道,与时偕行”。每个时代都需要新理论的出现。人类因为梦想而伟大,梦想也是人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主题之一。事实上,这个想法我一直都在与人强调。

众所周知,中华民族有着上下五千年的悠久历史,中国的文化源远流长,中国发展史就是一部梦想史,总结历史才能知晓未来。历史规律就是梦想规律,唯有通晓昨日之历史,总结今天之中国,明日之梦想,才能纵观我国古今之变化,与这个时代同步,与国家共命运,成就其家国情怀之梦想。

改革开放40年前,国门打开,伴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西方管理学被引进中国,以“美国梦”追求成功的拿破仑·希尔为代表的“成功学”盛行于中国,帮助中国企业家快速崛起。当习近平总书记于2012年11月29日首提“中国梦”时,我发现,当前的中国企业家迫切需要有一门融合中华传统文化与现代社会经济发展相匹配的学科。

今天,40年后的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国已经达到了一个非常高的水平,所以梦想实现一定是有规律的,这也成为了我们探索“梦想学”的重要引擎。“梦想学”应用而生,其理论可以指导我们不用走那么多的弯路,帮助更多人科学实现梦想。

我立誓,此生要做一件事,便是把“梦想学”变成这个时代的驻脚点。我最初创立“梦想学”的初衷也是基于此,因为我知道“成功学”助力“美国梦”,“梦想学”必成就“中国梦”。

记者:我们知道,为了梦想学事业,您付出了十余年的心血。从一开始的咨询、培训,到吸引力法则的缘识、首次提出“梦想学”理论,再到被誉为“中国梦想学研究第一人”,这条路历经风雨无数,可以说走得十分艰辛。能跟我们分享下令您记忆犹新的事情吗?

陈炜松:对我而言,在这条通往梦想的道路上,最难忘的莫过于“梦想学”的出版。最初,我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一开始,很多出版社认为出版“梦想学”这类理论的人一定是大学教授,或者非常知名的人,所以他们不愿意信任我。虽然这在当时令我感到十分沮丧,但我依然相信有人会看到我,看到梦想的价值。

紧接着,便是“梦想学”出版的写作。实际上,其整个写作过程并不容易。它不是个人而写,而是由以我为首的整个团队完成的,时间长久,花费的精力更是不言而喻。

记者:我听闻您当时还曾经一家家地去拜访北京城的知名出版社,非常有勇气。

陈炜松:是啊。我深深地记得,“中国梦”刚刚提出的那一年,北京的冬天格外寒冷。夜晚时分,寒风凛冽,我拖着行李箱访了15家出版社。可是,部分出版社一致认为,这种理论风险非常大,都不愿意帮助我。终于,中国文联出版社的出现让我看到了曙光。总编辑告诉我,这是一部梦想时代所需并且是非常有时代价值的好著作。

后来,为了出版“梦想学”,文联出版社对我说,需要到户口所在地的顺德区委宣传部党委开一份证明,担心有政治问题,导致过程并不顺利。直到最后,宣传部五位部长联合开会讨论才给到我机会盖章证明,这个证明至今我都还完好地保存在。

说起来,这一路我确实经历了很多,不夸张地讲,即使将这些事迹制作成一部影片都能成为经典。而令我欣喜的是,这条风雨之路,同样也成为了我自己《梦想学》出版的圆梦过程。

立时代之潮头 践行中国梦

记者:近日,中国人民日报连续发布了五篇《宣言》,其中对国人的“中国梦”做出了极为详细的分析。在这样一个大有可为的时代,有“中国梦”的引领,“梦想学”怎样与时代合拍,立时代的潮头?

陈炜松:这个问题很好。多年来,我一直保持着天天看人民日报刊的习惯,对于一些时事热点颇为了解。

早在1978年的时候,美国《时代周刊》将邓小平同志评为了年度人物。它用48页的系列文章介绍邓小平和打开大门的中国,其开篇之作的标题便是《中国的梦想家》。

而今,经历了改革开放的40年,我国坚定不移地以“中国梦”来引领这场伟大革命,并将几代中国人矢志追求的现代化梦想和民族复兴进程不断向前推进。如此一个全新的时代中,“梦想学”立足于时代的潮流,围绕个人、家庭、企业乃至政府组织,将“梦想学”的原理实施落地,对国人践行“中国梦”起到了巨大的推动和促进作用。

“梦想学”的诞生就是为了解决当今的圆梦问题,因此,它本身也是一个时代之问。有了“中国梦”的领航和指导,“梦想学”只会帮助更多的人实现梦想,成就更多的梦想家。

记者:每个新生事物的诞生总会遭遇怀疑和挫折,为让更多的人关注、理解并传播、传承,您在首次提出“梦想学”以后做出了哪些努力?

陈炜松:了解我们的人应该都知道,五年来,我们一直坚持在做“梦想学”的传播和推广工作。不仅花销了巨额费用研发及宣传“梦想学”理论体系,还发起了中国梦想日大会,构建梦想教育平台,打造百万中国梦想家圆梦工程,成立梦想家公益基金以及中国梦想学院,申报梦想导师、梦想规划师职业认证等等。

与此同时,为成就更多人,集众人之所长,帮助更多的人实现梦想,在2016年的时候,我还收下了29名来自全国的梦想学弟子,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己任,以“梦想学”理论为指明灯,肩负起伟大的历史担当。

这些行动和举措,也都为我们更好地传播“梦想学”,践行“中国梦”打下了坚实而深厚的基础。

发思想之先声 孵化梦想家

记者:作为新时代的梦想领军人物,您敢于让梦发声,并于2017年2月28日在孔子故里山东曲阜正式成立了中国梦想学院,这也是您践行“中国梦”的体现所在?

陈炜松:是的,的确是这样。我认为,“梦想学”代表了一个新时代,如今也已是这个时代里最顶级最标杆的产物之一。在我看来,践行“中国梦”,仅凭个人力量是远远不够的,需要更多的同道者参与到万众圆梦的社会熔炉中,让梦想导师、梦想榜样为梦想者启发智慧,指明前路,为实现“中国梦”燃起奉献的火种。因此,我毅然决然地成立了中国梦想学院。

虽然,我知道实现“中国梦”的路上不可能一蹴而就,步履轻松,但我依然会坚定不移地走好每一步,带领更多的人圆梦。就像你说的,这是责任感,也是使命感。

记者:“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举行的金砖国家工商论坛上,习近平总书记用这样一句中国古语,概括和形容了中国不畏艰险走过的不平凡历程,穿越风雨取得的不平凡成就。这是历史的总结,更是现实的激励、未来的昭示。未来,您将如何以“中国梦”为牵引,践行“中国梦”?能跟我们谈谈您的具体规划吗?

陈炜松:当然,我们依旧会一如既往地推进“梦想学”,不断地实践、积累,不停地验证、总结,终其一生。甚至,还会培养更多的弟子、传承人和接班人去将这门梦想学科从社会影响到学校,学校影响到整个的教育部门,让他们高度重视起来。

不仅如此,我更会将“梦想学”这本书寄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我要让世界知道,梦想学是一门“源自中国、属于世界”的圆梦学科,是由中国人研究创立出来的。未来,我们还要将其翻译成英文、俄文等不同的语言,引入到各个国家进行传播,真正成为梦想家的孵化器。这,其实也是我自己的一个梦想。

有梦想,有机会,有奋斗,一切美好的东西都能够创造出来。陈炜松表示,这五年的“追梦之路”证明,“中国梦”就是广大人民群众的梦想,是美好人生的描绘。“中国梦”是国人共同的心愿与目标,更是相互不离分的命运共同体。

“立时代之潮头、通古今之变化、发思想之先声”,是新时代知识分子的精气神,也是当下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情。这是一个崭新的时代,一切有理想、有抱负的梦想所有人都应当担负起历史赋予的光荣使命。同时,我们也会坚定不移以民间的力量倡导每年11月29日为“中国梦想日”,让13亿人有自己的“中国梦想节”,风雨无阻地践行“中国梦”,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真正的与国家同步,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

(文/刘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