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8年05月15日18:24 4A广告周刊

分享

“阿迪达斯停止了在Facebook上的视频广告投放,该品牌还在考虑是否削减在该平台的广告费用”。消息源是美国知名数字营销媒体Digiday ,该网站援引了一家阿迪达斯的核心代理公司的说法。据了解,这次的广告投放风波并没有波及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

该消息人士透露,阿迪内部刚刚完成了一次针对在Facebook广告投放的内部审计,结果大出意料,审计结果显示大约有30%投放到Facebook的广告费被浪费了,主要原因是阿迪在Facebook上的广告可见性很低,去年视频广告的观看量比去年低了22%。

阿迪达斯在2017年投入到营销推广的费用合计27.33亿欧元,包含POS销货点的投入和营销费用,合计美元32.55亿。对手耐克在2017年的推广费则是33.4亿美元,两者旗鼓相当。相比去年的24亿欧元的营销推广费用,阿迪达斯在广告促销的投入增长了13%。

image.png

阿迪达斯并不是唯一一个对Facebook的广告可见度感到沮丧的广告主。可口可乐公司的全球首席营销官Marcos de Quintos对数字营销的低效产出颇有微词。“从2014年至今,可口可乐的广告费用每花出1美元,通过电视广告获得的回报是2.13美元,而通过数字广告仅获得1.26美元。”

早在2014 年,MRC(媒体评级委员会Media Rating Council)联合 IAB(美国互动广告局 Interactive Advertising Bureau)联合发布了数字广告可见度衡量标准:PC展示广告需要至少有50%的像素面积在屏幕上展示1秒,PC视频广告的可视区域内展现至少50%像素,展现时间至少2秒钟,才能够被视为“可见”的广告。

2017年2月,谷歌和Facebook先后允许MRC验证其广告的可见度、视频广告时长等数据。谷歌和Facebook希望通过这次审查,在可见度问题上设立一个标准,减少三个机构在监测报告数据方面的差异性,确保监测满足MRC的标准。

显然广告主对数字广告巨头的可见度依然不满意。在研究机构CMO Council对233位高级营销人员的调查中,62%的人表示Facebook的虚假指标报告正在促使他们放弃广告投入。

然而,对广告主来说这并不是一个最佳选择,Facebook是全美最大的数字广告平台之一,广告主做数字广告,Facebook是绕不开的平台,因此品牌主表达的不满可能只是给予Facebook一些改进的压力,并非真正逃离Facebook。又爱又恨,可能是广告主对Facebook这种数字广告巨头态度的最佳注解。

来源:4A广告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