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8年03月08日10:28

分享

90 岁的奥斯卡收获了一个尴尬的纪录作为生日礼物。

当地时间 3 月 4 日举行的第 90 届奥斯卡颁奖典礼的收视情况创下了历史新低。根据尼尔森的数据,这届奥斯卡只吸引到了 2650 万的观众。上一届的奥斯卡创下了九年来的新低,即使是最后“信封门”的乌龙事件也没有让它避免收视窘境。这一届的奥斯卡仍然选择请沃伦·比蒂和费·唐纳薇来担任最佳影片的颁奖嘉宾,但这个应该是有意制造出来的热点并没有扭转奥斯卡的颓势。第 90 届奥斯卡收视相比去年下滑 19%,跌倒了历史的最低点。

blob.png

这背后固然有颁奖典礼本身的原因,比如奥斯卡的电影并不是符合大众口味的商业电影,普通人对它们没有深入的兴趣,了解最终的结果对他们而言已经足够。又比如大家并不见得喜欢在电影的盛事典礼上看到越来越多的政治元素。

但内部因素之外,更主要的则是整体电视行业的衰落。内容选择平台的增多让电视台一家独大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不只奥斯卡,其他一些大型活动的转播收视情况也纷纷遭遇了近年来或者历史上的最低点。

2016 年 9 月艾美奖 1138 万的收视人数则是平了 2015 年历史的最低纪录。几个月前,60 岁的格莱美遭遇了九年来的收视新低。体育赛事方面,刚刚结束的冬奥会的收视人数也是有记录以来的最低。(过去 20 年中,收视最好的冬奥会是 2002 年的盐湖城冬奥会,它平均吸引了 3190 万的观众。)就连美国电视节目收视的霸主超级碗也没能逆流而上,费城老鹰击败新英格兰爱国者的比赛是自 2009 年以来收视最低的。

blob.png

早在流媒体之前,互联网的兴起就冲击过电视行业,互联网丰富了人们的娱乐选择,把人们的注意力从电视机前挪开。作为回应,电视的内容被移动到了电脑屏幕和手机等移动设备上。

从 Netflix 的《纸牌屋》开始,流媒体开启了自制模式,逐渐摆脱对于内容授权的依赖。这次电视行业面对的挑战更加棘手,靠转移内容缓解剪线(cord-cutting)潮的方式行不通了,竞争点成为了内容本身,在这方面电视行业并不占优势,反而是不惜为内容一掷千金的 Netflix 频出精品。

诸如“Netflix 是否杀死了电视”的话题在过去几年开始频繁被媒体讨论。分析师 Michael Nathanson 在 2015 年的一则分析中通过对收看时间的计算指出,2015 年观众收看电视的时间相比前一年减少了 3%,这其中有一半的时间花到了 Netflix 上。另外还有几个具体的数字可以说明问题:在装有 Netflix 的家中,CBS 的收视情况相比没有装 Netflix 的家庭要低了 42%,Netflix 造成的 ABC 和 NBC 的收视时间减少则分别为 32% 和 27%。

在 Netflix 之外,近年还涌出了亚马逊以及 Hulu 这样的流媒体在与电视争夺观众。下图是一则统计了 1500 位青年对于视频内容平台选择的调查,他们收看 Netflix 的时间几乎是电视直播节目的两倍,花在 YouTube 上的时间甚至更多。把直播、点播和付费内容加上,电视的收看时间刚好与 Netflix 打平。

blob.png

流媒体们对内容的投入仍在继续。Netflix 在宣布要在 2018 年推出 80 部原创电影后,又宣布会推出 700 部原创的电视节目、电影和特别节目。它还从 FX 电视网挖来了制作出《美国犯罪故事》等热门剧集的瑞恩·墨菲。亚马逊买下了《指环王》的电视剧改编版权,要打造自己的“权力的游戏”。《使女的故事》让 Hulu 在业界的名气响了起来。苹果作为内容领域的后来者也已经与史蒂文·斯皮尔伯格、詹妮弗·安妮斯顿这样的明星确立了合作。

面对流媒体的竞争,电视自然也加强了内容的制作,HBO 《权力的游戏》便是其中代表。节目的操作模式也有所改变。拿迪士尼旗下的 ESPN 为例,它的旗舰节目《SportsCenter》增加了网络特供内容。

另外,电视减少或终止了对流媒体内容的授权,并且纷纷推出自己的流媒体服务。

迪士尼去年 8 月宣布终止与 Netflix 的授权协议,并打算自己推出两款流媒体,其中一款是为 ESPN 推出的 ESPN Plus。一方面,这是顺应观众的习惯,就像电视内容曾从电视屏幕上转移到电脑和手机等移动端那样。另外一方面,这也可以看做是通过流媒体反哺电视的尝试,ESPN Plus 并不会播放在 ESPN 广播频道上的内容,流媒体只是个补充,它或许可以通过一些花絮激发起人们对赛事的热情从而成为电视的订阅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