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8年02月28日15:45 新浪收藏

分享

文/冀少峰

  熟悉王清丽的人都知道,在她身上透露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激情,而透过王清丽的激情表达和视觉叙述逻辑,阅读者亦能感知到王清丽独有的品性和独有的文化关怀与视觉表达。

  对于一个有着专业艺术院校背景,并有着严谨的学院基本功的王清丽而言,丢掉其令人艳羡的造型能力,而进入到一种纯粹的抽象表达视域,其间的艰难探索和辛勤耕耘密不可分。她一步步逐渐脱离学院艺术的痕迹,一步步走向纯粹的点、线、面、色的激情挥洒。她既非一蹴而就,亦非无目的的仓促转型,而是在抽象视域进行着扎扎实实的深耕。在《清明上河图》《韩熙载夜宴图》《秘密公园》等一系列作品所营造抽象的表达语境中,不仅主色调红与蓝的混杂与交融,带给阅读者的那种浪漫的激情和文化的怀想,更有着一种对流行文化、商业文化和大众文化的悄然抗争。而视觉图景中所充溢着的瞬间的、短暂的、偶然的、片断的、不完整的、印象的,亦构成了其在此一阶段的视觉语言基础。透过王清丽这些激情讲述,阅读者体察到了她的视觉图景深处所传达的丢掉性别、丢掉技巧,呈现出观念,呈现出态度及呈现出一个真实的自己,一个对当代的社会和艺术人生有着自我的清醒的思考和真诚而又真情的洞察性表达。

  其内心深处其实在于摆脱各种束缚人的思想的清规戒律,这也是她在30余年的视觉文化的研究中,所着力要摆脱的千篇一律的学院身份、写实训练和苏派模式,转而寻求一种精神的自由、人的自由,以及更多的精神和人格的力量。她揭示出的亦不在于抽象的色块、线条,而是隐藏在这些抽象形式后的自由,即艺术的自由、人的自由和对自由的生活方式的追寻。

  王清丽个性化的自我选择,表达出了她对这个世界在这一时段的感受和认知。而这种个体感受和个人视觉经验很显然在丰富着、助推着中国当代走向多元与繁盛。

《秘密公园 蓝NO.9》布面油画 100X80CM 王清丽 2017年

《秘密公园 蓝NO.9》布面油画 100X80CM 王清丽 2017年

《秘密公园 蓝NO.17》布面油画130X110CM 2017年 王清丽

《秘密公园 蓝NO.17》布面油画130X110CM 2017年 王清丽

  部分展览作品导读

  近期王清丽的视觉图像世界其实是一种“阴谋”,视觉图像所传达出的那种坏画境界的“语无伦次”、杂乱与刺激、梦幻与迷离,完全像是一个“精神病人”眼中的世界。虽然具体的视觉表达让你一目了然,但混乱不协调及符号化的性暗示都令你不得不猜测视觉图像的所指,其混乱的视觉图景似乎预示着一个混乱的历史和是非颠倒的现实,用列斐伏尔的观点解释,则发现在“消费控制的官僚社会中,日常社会已不再是具有潜在主体性的主体,而是完完全全沦为一个客体,一个被控制的消费场所。”

《双人与马 1-1#》雕塑 玻璃钢 30X30X16CM 王清丽 2017年

《双人与马 1-1#》雕塑 玻璃钢 30X30X16CM 王清丽 2017年

《双人与马 4#》雕塑 玻璃钢 30X30X16CM 王清丽 2017年

《双人与马 4#》雕塑 玻璃钢 30X30X16CM 王清丽 2017年

  王清丽对《韩熙载夜宴图》的主动书写还对女性艺术创作的重要主题“私密与日常”进行了特殊的聚焦。听琴、观舞、休闲、清吹和调笑构成了隐私空间内“日常化”的夜宴现场,王清丽更在原作隐去重门叠院、雕梁画栋的伏笔之外,略去了画中人物的各处细节,官员与仕女,男权与女色的符号标签被色块弱化,在重重屏风所营造的起承转合之间,原本由男性视角下生发的窥视链条被消解在王清丽“红调与蓝调”的正面交锋之中。私密之于窥视,夜色之于日常,我们无法也全无必要将其间的关系绝对厘清,正如我们对韩熙载夜宴场景日常或非日常的质疑,对画者及观者窥视下有关“私密与非私密”的矛盾理解。其实时间才是超越性别与视角的绝对权威,王清丽是“私密与日常”的分享者还是“夜色难绘”的窥视者,我认为两者皆有,但值得一提的是,她是时间权力的服从者,但却跳出了女性意识的创作惯性,新作《韩熙载夜宴图》作为尝试也好,作为游戏也罢,的确在我们所畅谈的女性艺术的直觉品质之外,提供了一个新的、值得关注的有趣视点。

  节选自夏梓《夜色难绘——读王清丽近作》

《新韩熙载夜宴图NO.3》布面丙烯 120X180CM 2017年 王清丽

《新韩熙载夜宴图NO.3》布面丙烯 120X180CM 2017年 王清丽

《新韩熙载夜宴图NO.5》布面丙烯 120X180CM 2018年 王清丽

《新韩熙载夜宴图NO.5》布面丙烯 120X180CM 2018年 王清丽

  《新清明上河图》仍旧与致敬经典无关,但宏大叙事下的城市图景为王清丽提供了更广阔自由的、超时空的创作“底稿”。对王清丽的早期作品稍作回顾,便能发现诸如《欲望都市》《中国女孩》《新女儿经》,甚至近年来的《秘密公园》等,都无不在现代都市的文化语境下提出问题与讨论问题。《清明上河图》的鸟瞰式全景以一种影视胶片的方式铺陈开来,使得王清丽既无须局限于当下的情感与规则束缚,亦不必在历史过往的自然风光与街市景象中过分停留,漂浮城市上空却囿于亭内的马上男女也并无意打破图卷原有的现实景观,这只是王清丽创造的另一处秘密公园。

  夏梓写于湖北美术馆

《新清明上河图NO.9》布面丙烯 180X240CM 2017年王清丽

《新清明上河图NO.9》布面丙烯 180X240CM 2017年王清丽

草稿 《清明上河图10号》纸本丙烯 37x52cm 2017年

草稿 《清明上河图10号》纸本丙烯 37x52cm 2017年

王清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