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8年02月28日15:28 好奇心日报

分享

上个周,Gucci 在米兰时装周上公开了它远离米兰市中心的新总部。

blob.png

这里原本是意大利飞机制造商 Caproni 的仓库,它始建于 1915 年,建筑群面积 3000 平方米,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曾开发出了不同类型的轰炸机,1950 年停止了运作。

建筑师事务所 Piuarch 操刀了这处工业遗址的改造设计,他为这里增建了一栋六层高的玻璃和钢结构的现代化塔楼,另外整修了一排有着折叠屋顶的红砖房内部,把它变成了 Gucci 的秀场、摄影工作室、食堂、餐厅,以及公司平面设计团队的办公室。

设计师 Piuarch 表示,这个新总部将使用可再生能源,可以为 Gucci节省 25% 的成本,全新的大型玻璃门窗和折叠屋顶处的天窗设计,为室内带来了充足的光线,也将户外广场的景色引入其中。

blob.png

随着新总部的落成,Gucci 也对外发布了一项品牌内部管理层重构的新消息。从 3 月 1 日开始,它将打造由四名执行管理人员组成的团队来支持 CEO Marco Bizzarri 的日常工作。这四块内容包括商品销售与全球市场;间接渠道、出口和旅游零售;品牌及客户参与度;数字业务和创新。同时,Gucci 还宣布,为品牌服务近 20 年的执行副总裁兼首席消费官 Micaela Le Divelec 将离职。

关于 Gucci 的新闻不少,在新总部大楼举办的 Gucci 2018 秋冬系列大秀是其中最具有话题性的一个。

blob.png

这一季里,Alessandro Michele 以“电子人”(Cyborg)为主题,把秀场改造成了手术室的样子:蓝色的背景,冰冷的白色座椅,中间放置着手术台。

Michele 延续了他在前几季里对复古和宗教的迷恋,另外还加入了生死哲学论调。他称这场秀是想探讨自我创造和再创造的主题,“我们是我们生命里的弗兰肯斯坦博士”,还把设计师剪裁布料的工作比喻为外科医生——切割、组装,在手术台上试验。

blob.png

一场令人眼花缭乱的大秀开始:绣花、格纹、宝石、花呢、流苏、脸基尼、头巾... 以 Michele 喜欢且擅长的方式,这些混乱的元素集中喷发。秀场气氛在两位模特抱着自己头部模型出场时达到高潮,头部模型完美地还原了模特的脸部特征,营造出了诡异惊悚的氛围。

奇怪的时装秀还没有结束,Michele 还把宝宝龙和蛇送到了模特手中,还有一位模特的额头中心,“长”出了第三只眼睛。

Gucci 大秀迅速在社交媒体上引发热议,人们试图去找到 Michele 使用头部模型的原因。Gucci 宣称“头”代表斗争,表示“所有像我们这个年纪的年轻人,都在努力发展个性,丰富思想”。还有一种说法是,这种设计的灵感来自传说中被斩首后发现拥有自己头部的圣人。

或许用时尚圈终究是灵感的轮回来形容 Gucci 的做法会更恰当。

2009 年,Rick Owen 在伦敦新店开幕时,就用了这一招——把自己的“头”抱在手上拍照。

时尚圈越来越倾向于花大力气在时装周制造花样以引起注意,把时尚变成了马戏团,Giorgio Armani 对此深有同感。他如此评论 Gucci 的大秀:时尚不能成为让媒体谈论你的一种手段,我们需要兴奋点,但不要过度——这太容易了。